自动驾驶将在五年内实现量产:互联网汽车进入战略决策期

2016/5/26 14:11:41

自动驾驶的热度正在超越新能源汽车。在5月18日,2016中国汽车新创峰会第三场对话中,主持人21世纪经济报道分管编委同与会嘉宾沃尔沃汽车中国研发公司总裁沈峰、J·D·Power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梅松林、博世(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企业传播副总裁蒋健、科通芯城集团和硬蛋科技CMO刘宏蛟、百度车联网总经理顾维灏、乐视超级汽车(中国)智能驾驶副总裁倪凯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王晓明,就全球汽车智能化驱使下的中国机会这一话题展开讨论。

与会嘉宾认为,目前我国自动驾驶的市场条件与空间已经具备,但是与之配套的基础设施和法律法规还需要时间完善。包括沃尔沃在内的众多车企都在规划5年后量产自动驾驶汽车,但车企而言,如果不将积累的技术尽快运用到传统汽车上,未来就会在汽车智能互联的竞争中丧失话语权。

自动驾驶的市场条件与空间或已具备

主持人:中国汽车在电动化、智能化趋势下的现状与机遇是什么?

沈峰:由于互联、智能、自动驾驶逐渐出现,汽车生态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五年前的车和今天的车已经有很大不一样。沃尔沃在智能交通、智能化、自动驾驶方面走在世界前列。智能驾驶技术越来越走近我们的生活,它从帮助人、理解人,发展到解放人。

梅松林:新能源汽车方面,我们起步很晚,但做得很多。今天中国新能源汽车占市场1.6%,美国0.6%。中国消费者2013年、2014年考虑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有10%,2015年提高到20%。自动驾驶方面,2016年1/3的美国消费者考虑购买自动驾驶,中国的数字是50%,2015年这个数字只有40%,市场条件与空间已经具备。

蒋健:无人驾驶与互联,在技术方面都非常有想象空间。在这一领域,中国有很大可能性比其他地方做得更多,有三个原因:第一,中国路况非常复杂,全世界来讲可能复杂程度最高,因此如果在中国实现一些技术突破,必然在全球领先;第二,现在所做的各种技术尝试,必须是软件、硬件、传感器等技术的联合,中国在各方人才资源上有积累;第三,中国的市场资金非常充裕,很多企业家愿意尝试这方面投资。

刘宏蛟:现在可能是一个窗口期,互联网汽车或者整个中国汽车再上新台阶的起步期。 所有传统整车厂商还有技术平台,都希望抓住未来的方向——新能源汽车和互联网汽车。相对而言,互联网汽车,涉及到用户接受程度、汽车数据安全、手机银行账号盗用、数据采集、平台协议标准等,产业链复杂性更大。在这个过程中,大企业和中小创新企业的连接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但现在来看连接不那么紧密。

顾维灏:百度有一个智慧汽车战略,我们的定位是一个平台,一个服务链行业,我们和传统汽车厂商合作,帮助他们从卖车行业变成卖服务行业。未来连接汽车只是一个手段,连接之后,一定会面临很多功能,包括新的商业模式。

中国发展自动驾驶最有机会的一个原因是,中国任何一款导航,比国外用起来都好,这让技术和产品得到很大提高。中国产业环境和国外有所不同,在无人车、智能驾驶、共享经济,或者更多的新模式方面,有很多想象空间。所以从技术产品、市场环境、未来想象空间来看,这个行业在中国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倪凯:在社会需求上中国有非常好的契机,智能化汽车在中国有非常独特的社会学效应,比如交通堵塞时,可以把人从枯燥驾驶体验中解放出来,带来极大的方便。国内污染问题比较严重,智能化、电动化可以提高驾驶效率,因此不管是社会还是个人都有大量需求。

另一个契机是,通过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用户调查和市场报告对比,可以看到中国对自动驾驶接受程度相当高,远远领先于日本、德国,这与民族性格、用户习惯有关。

智能化和互联网化是未来智能驾驶研发的关键,如果只有智能化,不会走得太远。做到互联网化很重要,互联网带来大数据、智能驾驶运用,地图数据实时更新,这些应用才能真正解决智能驾驶最后1%的关键步骤。解决前面99%,相对来说容易,作为对于安全性要求非常高的技术,解决最后1%才是最重要的任务。

五年内自动驾驶将在高速公路上实现

主持人:五年以后,汽车智能化的情景是什么?

沈峰:沃尔沃确定会在五年之内,将无人驾驶汽车量产,投放市场。全社会来讲,我不认为五年之后所有汽车都会实现无人驾驶。自动驾驶和非自动驾驶车,共同行驶在路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多东西需要讨论,比如法规问题,目前这些事情已经摆在面前必须解决。

梅松林:未来五年,大家在研究自动驾驶过程当中,会积累大量技术,快速运用到传统汽车上。传统汽车会变得更聪明、更智能,出现很多半自动驾驶,也可能出现个别少数在路上行驶的自动驾驶汽车,传统汽车变得更有竞争力。

蒋健:2020年自动驾驶应该可以实现。另外车上的很多娱乐功能可以实现,包括可以根据心情来选播放的歌曲等。2020年实现的自动驾驶主要在高速公路上,一个出口到另外一个出口之间。进入高速公路后,车主可以选择自动驾驶,然后处理工作。车内变成了移动终端,可以写E-mail,跟别人沟通,都没有问题。

还有,车可以跟家里的智能家居进行互联,成为更广泛的连接,非常诱人。这些技术不是那么遥不可及,我觉得2020年完全可以实现。

刘宏蛟:2020年应该可以实现半自动,全自动还是受制于很多因素。技术上没有问题,但从技术到应用,受制于人类的接受程度,比如说法制法规等很多限制。全自动驾驶,可能在一些行业和受限少一点的地方应用。另外,互联在五年之内可以实现,不仅和家居系统相连,甚至和办公室系统也能相连。

顾维灏:除了自动驾驶可以上路以外,百度还希望和众多合作伙伴,拓展更多新的商业模式,比如买车的付款形式、全新贷款模式,保险、维修、保养等方面的商业模式。整个汽车全周期,我们希望能够跟OEM、车厂等各方合作,拓展更多的商业模式,在新的商业模式下,大家有更多资本去做出更好的产品。

倪凯:在自动驾驶领域,很多人去尝试,都有可能实现。既然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尝鲜者、使用者,那么一定会暴露出问题,在美国有些无人驾驶实验,已经出现小事故。如果大量用户使用,比如说一些激进的互联网汽车,希望把技术更快应用到车,虽然希望做得扎实,但是不可避免,总有可能会出现一些事故。五年内技术有很大确定性,事故具有不确定性,自动驾驶的不确定性影响程度多大,可能会对整个自动驾驶行业造成一定影响。

王晓明:我认为五年确实是一个关键节点,因为到2020年,很可能我们国内传统汽车制造业进入到一个产能利用相对过剩的时间点,这实际上恰恰给互联网+汽车,汽车+互联网提供了良机,可能会有更多的资本选择这样一个时点,作为战略的决策期。